{Cho's Park:.

 Love is Because of You...★〃

  • «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

再見.與子同袍

昨天看了大東台的最後一期...的翻譯. 老實說.這是我看的為數不多的幾期里.最無聊的. 氣氛太怪異... 雖然期間有說.有天笑得很大聲很張狂.可是我卻感覺不出那是有多好笑的笑點. 整期都在念來信.可是念不了幾個.節目就結束了. 而且挑的也沒什麼話題性.所以覺得很沒意思. 看翻譯的時候.就發現允浩和昌?說的很少.5個人的互動對話也很少.基本上就是米花秀三人比較多. 我不知道是我太敏感還是怎麼. 既然心理有了芥蒂.就不可能再如以前那樣暢所欲言了. 沒有什麼過不去.只是再也回不去. 真的是這樣. 當他們最後說著再見的時候. 我忽然就想到很早寫的一段話 不見心心念念.再見恍如隔世. 曾經認真說過再見的人再見的事.也許永遠都不能再見.曾經念念不忘的東西.總有一天會變得面目全非... 這話也許放在這裡太過誇張. 不過我只是真的覺得很遺憾. 其實事到如今.大家都只是在等一個結果. 而與此同時我更期待鄭允浩可以說點什麽. 雖然我想這個希望也許很渺茫. 他並不可能只做自己愛做的事.說自己想說的話. 身為圈中人.自然是有這樣的無奈的. "你是我的信仰" 這句話是與子同袍里俊秀對允浩說的. 而我也這樣信奉著. 可能是受文的影響太深吧.我就認定了他是東方里魂一樣的存在. 亦或許是因為他曾經說過的.不是我親口說的.就別信. 所以我就真的傻不拉幾的聽他的話等著他開口. 散與不散.只要他說.我就接受. 然後罵自己太可笑. 前兩天終於把耽擱了很久的與子同袍看完了.心里忽然有點悵然若失.因為戲謝幕了.曲終人散了.沒了盼頭. 文裏面.允浩自以為強悍的可以擔當一切.卻沒發現他的兄弟們也有足夠的力量為他分擔. 文裏面.允浩愛著俊秀.卻對有天自始至終付出的愛虧欠不已. 文裏面.說組合的終極就是離散.分分合合.五年是上策.八年為中.十年是為下策. 文裏面.俊秀第一個因為母親為他簽的約而獨立發展.最後卻因為允浩的一句"在一起"而作廢. 文裏面.在第七年的時候.東方發了5輯. 文裏面.在第八年的時候.已經過了巔峰的東方.錄了6輯卻沒能發. 文裏面.李秀滿以發6輯為條件.要求允浩去美國學習企業管理. 文裏面.允浩最終沒有答應出國.而是和兄弟們一起接受"解散".一切的版權被公司買斷.而條件是.5人一起服兵役. 文裏面.允浩參加了差點就開戰的朝韓戰爭.卻因部隊的一句"失蹤"而杳無音信. 文裏面.有天最後決定和A女士舉行婚禮.只爲了用自己來引允浩的回歸. 一切都是文裏面的而已. 這是一年前寫的了..可是如今看來卻真實得可怕.太多的巧合.太多的類似. 一年前看.會覺得不過是文.危言聳聽而已.一年後看.就會覺得難以置信.像預言般可怕. 然後.其實喜歡這篇文.拋開以上有點邪乎的情節不說.裏面描寫2u的片段真的是太美了.所以我會看上好幾遍.雖然這是湖水王道的.笑.

他们说,组合的终极就是离散,分分合合,五年是上策,八年为中,十年是为下策。 我不信,拼命反驳!我说,我们感情好,不会分开的。 他们说,到了最后正是因为感情好才会分开的。 我不理解,也不能理解,更不想理解,我说,就算是那样,允浩也不会让我们分开的。 如果是他最先离开呢?

“对不起,哥。”有天突然开口,把我那刚要出口的三个字硬生生噎在了胸口。然后越过我走到允浩跟前,低着头拉了拉他的衣袖。 “我错了,哥。。。让哥担着心,对不起。让哥担着心还任性胡闹,对不起。让哥困扰着不知道如何对我,对不起。让哥困扰着不知道如何对我还沾沾自喜,对不起。。。让哥替我挡了那多的责难可还是希望看到那样的哥,对不起。。。让哥受了拖累却还是希望得到那样保护着我的哥,对不起。。。因此而抢到了这么多的爱,让哥苦恼着,我却一个人幸福着,对不起。。。对不起这么多的多不起,哥,能原谅这样的我么?” 软软的声音,如同夜色中的多瑙河,缓缓涤荡着耳膜,梨花带雨的粉面,睫毛带着露珠轻颤,一抬眼,两行泪,天都落雨了。 “能原谅这样的有天么?” 如此直白的认错,太突然,如此楚楚动人的画面,太诡异。他想干什么!想干什么!! “哥从来没有责怪过有天,不要再说对不起,是哥的错,都是哥的错。” 允浩一把抱过他,铺天盖地的感觉,身体贴合得一点缝隙也没有。他的头埋在我曾埋过的胸口,他的手握着曾打过我的手。

在生日的前一天,我把有天一直很喜欢的那件T恤,洗好了送给他。 看在本少爷亲手洗的份儿上,你就别挑三拣四的了。我先发制人的堵住他,然后立马闪人。 有天恨恨的在后面跺脚,“金俊秀!等你过生日时,我就把袜子送给你!” 其实,你能指望我们男人之间会送什么特别的东西呢。 小?不过比我好点,送了一本书。不过,后来那书,过了几年才被翻了几页而已。在中在我们中间算是比较浪漫的人了,他送了有天一条项链。把有天美得不行,带着?耀了好久。 我最关心的还是允浩会送什么给他。 那一阶段,他们走得很近,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私底下,一起上节目,一起看电影。 按昌?的话说,就是比官配还抢镜头。 不过,结果令人意外,允浩忘记了礼物的事,反倒是有天送了允浩一件礼物。 那是一对儿手链,上面用激光刻着两个人的名字。 有天带一条,另一条他亲手戴在了允浩的手腕上。 允浩说:礼物一定要补上。 有天说:不用,哥就给我个愿望吧。 我们面面相觑,有天却神秘的一笑。 我一直很后悔,后悔为什么那天晚上,我会醒来,为什么我醒来了会跑到客厅,为什么跑到客厅,我会看见了他们。 我像个小偷,?暗中偷窥着别人的秘密。 站在那里,迈不动脚。 虽然听不见落地窗外的他们在说着些什么,却能清楚地看到有天掂起脚,红红的唇就印上了允浩的。 脑子里轰的一声巨响,眼前一?。

这世界上有两种东西不能碰。一个是太强的,硌手。一是个太脆的,易碎。 允浩从来不怕强的,因为他本身就已经够硌手的了。 那么,很明显。 对于允浩来说,有天是那个易碎的。

有天,天生带有浪漫的气质,因此,这里的一切仿佛认得主人一般,贴近他的身。 连导演都不禁打趣道:没准我们有天前世就是这城堡的主人,也不定。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有天那本就迷人的眼神,暗了颜色,忧郁而深邃,紧紧锁住一个人。 郑允浩,明白得很,挪开视线,一幅专心的模样,只是手指的小动作露了心虚。 这样的时候,我是靠不上前的。 我搏出位,只能是抓住允浩的脖领子,一通胡闹,这样粗暴的样子适合我,也是和掩饰我们。 而有天不同,他的细腻是与生俱来,不需刻意,只要在嬉闹之后,轻轻为允浩整理好衣领,似有意无意的抚平我抓皱了的西装,然后,微微抬眼。一切就够了。

红酒,浅尝是情调,多喝就是调情了。 我不懂红酒,所以点了香槟,在中也只是浅尝辄止,摇着杯子若有所思的望着那一对儿,喝得正欢的人。 允浩是人来疯,有天是自个儿疯。俩疯子,你一杯我一杯把酒当成了水,比赛似的往喉咙里灌。 允浩沾酒脸就红,这会儿红得比那手中的酒还纯。 而有天则是越喝脸越白,身子半倚在吧椅上,下巴微微上扬,唇色鲜红迷人,半睁半闭的眼睛,含着笑,睫毛一下下的颤。朦胧的灯光下,细细的汗毛,微微的汗珠,晶莹剔透的肌肤下隐隐的粉嫩,很醉人。 允浩安静坐着,眼色温润,看不出想的是什么。时而在有天的笑话里笑一下,时而伸手拉正他那歪掉的身体。 他一杯杯喝掉有天斟满的酒,这样宠腻的行为,让有天诱惑的举止越演愈烈。 挣脱了允浩的手臂,跳离了坐位,跑到露天喷泉那里,像个小孩子一样,张开双臂,又唱又跳。 水雾下那孩子,笑得花枝乱颤,飞溅的水光,在他的旋转下,划出一道道美丽的弧线,交织出一幅奇幻的景象,如同长了翅膀的天使,仿佛再拍打拍打几下,就能飞走了。 允浩本来急急的跑过去,想要阻止他的胡闹,可是跑了几步,也停了下来。 大概是看呆了,也忘了本来的目的。傻傻的在一步之遥,喃喃地说:“别胡闹。” 有天笑得更深了,却突然在最热烈之处收住了笑容,用那略带沙哑的声音,问允浩。 “哥哥,我要是跳下去,你能接住我吗?”目光是清?也凛冽的罩住允浩。只有他敢这样的看着允浩,直接,明明白白写着他想要的。 “太远了,哥接不住。”半晌允浩说。 “哥哥,连骗人都不愿意。”有天叹了口气,似乎没有想象中伤感。 “乖,快下来,水凉,淋湿了会感冒的。”允浩走上前伸出手。有天摇摇头向后退了退,“哥哥不知道么,我喜欢感冒。我喜欢。最喜欢了。”他俯下身体,在允浩的耳侧神秘的一笑,随即直起身体,伸开双臂,向后一仰,整个人在划开一道道垂下的水柱后,跌进许愿池。 允浩几乎是同一时间跟着就跳了进去,速度之快,令人难以想象。 水不深,站起来才没了腰而已。只不过像这样不管不顾的仰着躺下去,确实需要些勇气。谁知到里面有多少喷水的管子,是没有封了口的,尖尖的朝上,只一个就能要了性命。 允浩怒气冲冲,脸色铁青,像拎一只落水的兔子一样把有天拎上了地面。 刚一着地,人还没站稳,挥手就是一个巴掌,打得有天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有天撑起身体,仰头看着允浩,眼神有点冷漠。 “不过是一个玩笑,至于吗?” 允浩一个箭步冲过去,纠住他的衣领,一字一顿的说:“你,要是再敢这样,我就亲手杀了你。” 其实说这样的话显然过了些,不至于。 可是有天却似乎很喜欢,竟然笑了。笑得浑身颤抖,湿了的衬衫紧紧地贴在身上,越发显得身子单薄,每笑一下而带动着胸口的震颤,让整个人看起来楚楚可怜。 直到笑得咳嗽起来,才不得不收住了。一伸胳膊,把手摊在允浩面前。 “给!你的。” 允浩眼睛一带,手就松开了。 “你?!” “我只是许了一个愿,希望下一次在问哥哥时,哥哥能骗我说,接得住。。。”有天说着垂下眼睛,一滴泪正好落在手心那枚小小的硬币上,飞溅起来。 “哥哥若是不喜欢,以后。。。以后,再不敢了。。。。” “有天。” “哥哥。” 允浩缺不了这样的有天。同样的,允浩也拒绝不了这样的有天。 别说,我摆不平他,就是允浩自己,也摆不平。 摆不平,不是因为他有多顽固,反而是,太脆,容易碎,所以舍不得。 就像这样,把自己当成一枚硬币一样抛出去,许下一个看似那么微小的愿望。虽然打了该打的,可是,允浩的冷静始终还是无法抵挡有天的豁得出去。 所以,他输了。 他输了,也就等于我输了。 于是。 当允浩抱起有天头也不回的消失在我们的视野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些漆皮脱落的声音。 这个他织就的童话,终于,在这个最浪漫的古城,有些角落开始显现了裂痕。 那裂痕,就像一只盛满水的水晶杯,只一个细小的碎纹,也无法阻止,那水一滴滴的流尽。 那一晚,从来没有那么漫长的一晚。 手里紧紧地攥着手机,几乎隔一秒一翻看。 23:59 零点,新的一天。他和有天始终没有回到我们的酒店。

“哥。”有天挣脱在中的保护,走到允浩跟前。“我只是想快点回去,就是这样而已。” “回去?回哪去?”允浩打开有天伸过来手,冷笑。“你这个样子,回哪儿去?”他指着有天的脸,凑过去一字一顿地说。“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女人,我怎么不知道?” 有天身体一僵,一个倒退,差点跌倒。可是允浩依然不放弃,逼过去,扯开他的外衣,扯断他的项链,抽掉了他的皮带,撕碎了他的衬衫。 “还有哪里,是她碰过的!”他一遍一遍的确认,有天的身体像个破碎的布娃娃一样,在允浩的手里,被翻来覆去。“你以为你用烟草的味道就能掩盖这陌生的香水味儿吗?”他吼着,带着嘶哑的哭腔。 “我多少个夜晚起来,骗自己,希望这一切都是假的。我的有天不会的,他那么挑剔,连公司里那么漂亮的女孩他都能挑出毛病,他不会的,他的心干净得连一丝嫉妒都留不下,怎么会把自己。。。他不会的,他一定是累了偶尔抽抽烟,他一定是换了新的我不知道的香水,一定是的,一定是这样的。。。我这样一遍遍的骗自己。拿到了新专辑的时候我也是这样想的,是我们的努力终于打动了这里,是我们的奋斗终于得到了肯定。只要我们能在一起,就没有任何困难可以打倒我们。我偷偷的躲在厕所里哭,不是伤心,是高兴,因为东方这个姓氏,是我们可以叫到死的!我敢于这样放话:只要我们不想分开,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将我们分离!我骄傲,我兴奋,我甚至感激老师把我们扔到了这里。不然我怎么有机会知道我有这样一群同甘苦共患难的兄弟!我一遍一遍的否认自己,我想到了最坏的打算,就算有人把手伸向你们,我也会知道,然后及时阻止。就算我粗心,我还有守着后背的兄弟,他们不会瞒我,他们会提醒我。。。你知不知道,这样做,我们所有的一切就将没有任何意义?”

我发了简讯给有天,叫他放心。 他回复说,叫他也放心。 我动了动了僵硬的脖子,靠近他,掐灭他的烟,说。 “有天说,叫你放心。” 他垂下眼帘,摸着自己被烟熏黄了的手指,停了一会,沿着向上,握住了手腕。 那是有天送的手链,淡淡的发着金属的冷光。 “我不喜欢带首饰,他偏偏送了这个。”允浩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显然也没有打算就此停下来。 “我不喜欢喝牛奶,他插了吸管吹凉了也要我喝。我不喜欢太任性,他就一次次的犯错。他总是喜欢做我不喜欢的事,从一开始就这样。我说不许把头发染了,第二天就弄个板儿寸黄橙橙的出来吓人。我说你把烟戒了吧,他就把烟藏到了这里。我说你要是没事儿闲的慌,别磨我,找个女的谈情说爱去。。。” “他不像你。”允浩握住我的手,却没有抬头,一下下的拍。 手心有点湿,慢慢的把我的手,合在手心,凑到嘴唇前,呵气。 “他喜欢说,俊秀让你放心,我要做的就是不让你放心。你看,这就是他,固执的让人心疼。”

“郑先生!我对朴先生并没有一丝一毫你认为的亵渎的意思,我只是很喜欢他。虽然以我这个年纪,说这样的话很奇怪,可是我真的很喜欢朴先生,很想为他做点事情。如果,我以前的方式是错的,我只希望你能给我个改变方式的机会。”通常高高在上的人突然放低了姿态,会让人很动容,这个女人也不例外。 “起码,让他接我的电话。。。”我都觉得了可怜,可是有天却连头都没抬。 听了这话,允浩停了下来,却依旧背对着我们,站了一会儿,然后突然侧头说:“有天,你觉得呢?” 有天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停了一下,什么也没有说,就径直走向允浩,然后拉起他的手。 “走吧,哥。” “对不起。”允浩说。“不是我不给您机会,而是您根本没有过机会。” 有天的决绝,在那一刻令我动容。 两个人牵着手的画面,虽然只是一对背影,却像一卷胶片定格,在定格。

“左右是要结婚的,什么时候结不是结。”他说得轻松,笑得依旧即温暖又灿烂。 我被他的笑容弄得眼前一片恍惚,心里却是阵阵的酸楚。 “那也该找个配得上你的。。。”我说得没有一点儿底气。 他笑得更深了,伸手揽过我的肩膀,邪里邪气地说。 “配得上我的,你抢了,难道你想要我一辈子打光棍儿吗?” 到了现在还在开玩笑,我不知道这家伙到底心里是怎么想的。气急败坏的我口不择言的撮他的伤疤。 “你就得瑟吧,看到时候谁哭!哼!打光棍儿,打光棍儿也比你娶那个老女人强!你忘了当年我们那位大队为了这个,那几乎要杀人的模样。。。”我突然愣住了,回身,望着他。“你。。。” “你什么。别拿你那个豆芽眼瞪我。”他继续嬉闹。可是我此时却完全笑不出来了。 “仰视了我了吧,崇拜我了吧。。。” “有天。。。” “切,别那么看着我。。。”他掩饰的抹了一把脸,继续着比哭还难听的笑。“别以为我有多么的伟大,我不过是太想那个混蛋了。所以只好用这招把他挖出来。不管他是残是伤,只要还在这个地球上,我就有办法一定让他出来。”他低下了头,我知道他最终也还是没能掩饰住泪水。“还有谁能比A女士更适合做这个新娘呢,还有谁能让最偏僻的乡村都能知道我要结婚的消息呢。。。没有谁比这更合适的了。。。你说呢?”他抬眼望着我,从没有那么的脆弱过。 “有天。。。”我张了张口,却到了还是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你是不是除了叫我的名字,就什么也不会说了。安慰人,不会阿?”他不耐烦地抓过我的肩膀,把头枕上去,嘟囔着。“真不知道,那个混蛋喜欢你什么。” 是啊,真不知道我们两个傻瓜,到底喜欢那个混蛋什么! 而那个混蛋又到底有什么好,竟让我们这群傻瓜甘愿一傻到底! “如果允浩真的出现在婚礼上,你怎么办?”我轻声问。 “什么怎么办,告诉他,我结婚了呗。” “你还真打算来真的啊?!!” “哪个女人,能拿婚姻与你来假的!” “可是你不喜欢她啊!” “这有什么关系。反正是不能和自己喜欢的在一起,那么,和谁又有什么关系。况且,如果真的能让我用这场婚礼把他引出来,那么我用一辈子来感谢A女士,又有什么不行的呢。” 我愣住了。哑口无言。 他总是用这样的真实与敢为,让我无话可说。或许,这也是允浩拿他没办法的原因。因为这个人从不违心耍假,要就是要,不要就是不要。做就做得彻底,即便失败了也必然是失败的轰轰烈烈。 “有天,郑允浩不能爱你,不是你的缺憾,而是他一辈子的遗憾!一定的。”我看着他的侧脸,心里竟然没有一丝嫉妒的意思。 那家伙古怪的笑了笑,直起身,对我说。 “他要是回来了,就抓住他吧。如果这次都抓不住,那下次就得你去结婚了。”

以上出自 阳光和盐_21<與子同袍>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Nobody Knows

Choles

Author:Choles
๑.昵稱: 龍龍

๑.相關: 80后|B型血|射手座♀
๑.喜好: 畫畫|上網|看據|敗物

◕.本命: Park.Yoochun
  ↘喜歡一切跟他有關的東西
◕.次命: Kim.Jaejoong|Jung.Yoonho
◕.團命: 東方神起
◕.傾向: All米(ft.2u)
◕.特別: 06.04

♫.音:♂EXILE­­­­|SJ-KRY
   ♀BoA|少女時代(ft.TaeYeon)

☻.顏:♂HeeChul|TOP|TaeMin
   ♀SooYoung|Yuri|上美Lina

♥.萌: KangღTeuk|MinhoღNichkhun

♠.控: 衛衣|圍巾|帽子|深V領
    2u西裝Style|周邊



★.原創圖文.轉載請注明出處.并請留言告知。谢谢合作。^ ^

↘本博LOGO,隨意Link:

☆.Eternal

06 | 2018/07 |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High Time

☆.Tea for Two

☆.Talk Play Love

☆.Song for you

☆.Close to you

◕.Mine
- 我的cy

◕.Friends
- 小新[FC2]
- 寶寶[FC2]
- 小魚[FC2]
- 雪[FC2]
- 狗狗[FC2]
- 樂樂[FC2]
- 葉子[FC2]
- 球J[FC2]
- Ruby[FC2]
- 阿寞寞[FC2]
- 阿星星[FC2]
- 阿星星[miss]
- 貓貓[Baidu]
- 發[Baidu]

◕.Favorite
- Demon仙一族
- |牵绊2b2u|
- 奇域
Red Smile - 日博

☆.SHINE

 | 主页 |